無法拋下期待,於是我想倒不如順應情緒坦然進場。
實在阿米爾罕在香港上映的電影從沒有叫人失望過。
從〈打死不離三兄弟〉到〈來自星星的PK〉都叫人拍案叫主,看得爽快過癮同時又帶來深思。
這一次也不例外。

原來,好的東西就是經得起期待。

電影由真人真事改編,講述印度前摔跤選手瑪哈維雖然贏得全國冠軍,但因生計問題,終放棄了運動員的生涯。他把希望放在未來的兒子身上,沒想到四胎都是女兒。打算放棄的他,卻因一次兩位女兒與男孩打架(不如說是男孩被她們毆打)而忽發其想,為什麼他的夢想不能由女兒繼承?
「金牌就是金牌,與男女無關呀。」

就這樣,一個傳奇展開了。

世上有小部分的成功是僥倖的,像海賊王中的巴基船長,但大部分的成功都是艱辛且需要莫大的覺悟。

對兩位女兒來說,自是地獄般的生活:每天5時起床、戒最愛吃的甜食煎炸油膩食物、無止盡的體能與技術訓練,與此同時她們還得維持正常的生活節奏比如繼續返學。
只是想一想,我連一秒也不覺得自己能堅持得住。

她們要放棄女孩子般的生活:被逼剪短髮(其實短髮也可以很好看,不過戲裡頭的短髮是真的醜)、不學做家務(在印度這樣很嚴重你不要以為很爽,因為做家務不是一件說做就懂的事情,未做過將來如何嫁左人妻?這樣會被嫌棄吧。)、不戴頭巾不穿長紗裙改為短衫短褲。
實在,很不容易。
標奇立異從來都是一件很不簡單的事情。

但她們挺過來了,因為她們有一位異常執著的爸爸。

被全村村民嘲笑、被無數次拒絕他女兒參加摔跤比賽、放棄工作全職訓練女兒,甚至離鄉別井到女兒受訓的國家體育地區居住半年……這些都難不到他。

困難,有時候會成為人追尋夢想的重大阻力,有時候卻可以成為人不認命的推動力。對於外力,你可以用一種不甘屈服的霸氣跨過,但有一些事情苦你沒有相當的覺悟,我肯定會讓你進退失據,比如身為父親的身分。

在女兒仍未發出光芒之時,你看見她們受訓的傷痕、被嘲弄欺凌的時間、淚水和著憤怒懇求你放過她們,你是否可以硬著心腸堅持己見?你是否仍可以不懷疑自己有沒有毀了她們?
但瑪哈維相信自己,也相信女兒。
「在父親和教練之間,我只能選擇其一。」

其實這是很大的賭注,假如他的女兒最後沒有拿到任何獎項,大概就成了一宗悲劇了吧。
但正如先前所說,成功就是需要一種覺悟。(不過瑪哈維也不是癲的,他最初是有和妻子定下一年的時間喇,一年過去女兒還是沒有任何起色,他會放棄的。)

這套戲一直宣傳是為女性發聲而拍,這訊息我相信每一位觀眾都收到了。沒想到電影中還有一段講述父女之情張力的情節,同樣叫人喜出望外。

話說大女兒吉塔為了可以代表印度參賽,終於接受了正規的國家級摔跤訓練。在那裡,教練要求她們忘記從前所學的一切,只依從他的方式比賽。吉塔自出生以來,第一次離開父親獨自生活。她的世界闊了很多,學到很多,也交了很多朋友。她過著和以往截然不同的生活,不再是苦行憎,而是在訓練之外,也可以逛逛街看電視吃好東西,而且能留一頭長髮。(她這樣是否錯了?未必,只是就結果論而然,她的鬆懈和改變,的確造就了失敗。)
如是者,她回到家鄉,不再信任父親的一套,認為瑪哈維的教法已經過時,教練的才是正宗,才是進步。

吉塔和父親摔跤的那幕實在精彩,吉塔贏了父親,卻輸了世界大賽。
正如小女兒芭碧塔說:「父親輸了不是因為他的那套不行,只是因為他不再強壯。」

時間就是殘酷,人就是有限制。

K說這場戲除了闡述父親與女兒的感情外,也講了很重要的一點──舊時的東西不一定不好,不一定過時。我們總以為新的東西有系統有數據是進步是正確,但前人走出來的路,總有他值得學習的地方。

輸了世界大賽的吉塔痛定思痛,終於明白父親是對的,而教練只用一種方法訓練所有選手以及得過且過的態度,無法令她贏得金牌。
電影中有很多金句,其中一句大概就是:
「只有冠軍才會被人記得,你拿了銀牌,別人轉瞬就會忘記你。」
有時候成功就是需要一種鬥心與對勝利的執著。

特別欣賞電影安排吉塔在最後總決賽時,瑪哈維被善妒的教練用計鎖了起來,無法提示吉塔該如何應戰。正因如此,吉塔成長了。她用自己的判斷與力量勝出了比賽。她已超越了自己的父親。
「父親不可能永遠陪在你身邊,有些時候你需要自己獨自應戰。」這是吉塔在苦戰中腦海響起的說話。

K說人生都會有這樣的時刻,我們必須時時預備好自己。人生就是會有如此孤獨的時候,那時候我們必須依靠自己。
我明白,我當然明白。
但我仍會想撒嬌,想說可以的話這樣的時候能夠順延多久就順延吧,最好到死也不要出現啊。
如果可以,我實在喜歡一直過著幸福快樂有著誰陪伴我的生活。
當然,我明白那只是我衷心的渴求,若果苦難來到,我會明白人生就是這樣。
我沒有甚麼要埋怨的。
這是人生,我們要走的路。

廣告

自開始思考以來,「人生的意義」這個課題就未曾離開過我。

預科的時候興致勃勃地閱讀殷海光《人生的意義》,以為會覓得答案,結果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那只是中文版的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叫我大失所望。
二十幾年,我充其量只能領會,或者活著本身就是意義。活著,我們每一天都能有新的感受,每一天都有新的體會。
但那畢竟無法安撫我躁動的靈魂。

人為甚麼要存在?我們為了甚麼去活著?是不是每一個人都被賦予著使命?

我以為信仰能為我帶來亮光,結果信仰只是令我更覺空虛。我不知道是否自己在甚麼節骨眼理解錯了,或者大家可以幫我梳理梳理?

印象之中,基督教擁抱今生是短暫的,永生才是永恆。
現世只是我們的寄居地,並非終點。
我的腦海總出現唐三藏取西經的畫面,一路西遊,沿途過五關斬六將,師徒經歷重重,終於修成正果,取得西經,悟徹了人生哲理。
有時我會想,那段「西經之路」是否就是我們通向永生之前的「人間之路」?

但耶穌說祂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祂,沒有人能到父哪裡去。基督教也一直強調,沒有任何人能因著自己的行為而得救(雖然上帝會審判我們的行為),沒有人能因爲自己做了甚麼或不做甚麼而獲得追求的結局。這樣似乎和西經之路又有所不同。

你在人生無論參透了甚麼,與能否擁有永生沒有必然或直接的關係。
我今生很努力地做一個公民、你很盡力地擔起父親的角色、她很拼命地成為一個出色的女強人,在永恆的國度裡,一切都不再重要。

我們總愛開玩笑稱上天堂的是唱K班,落地獄的是BBQ隊。聽講我們在永生就是永恆地頌唱讚美上帝。我們的形體可能不再一樣,你和我、我和他再沒有任何關係(父母子女夫妻男女朋友摯友敵人),我們都只是因著與上帝同在已感到極盡滿足與快樂的受造物。

於是我更覺疑惑,我們這一生究竟是在做甚麼呢?
無怪乎有些耶_總說我們要有屬靈目光,看重屬天的事情,在地的事毋需太執著認真(再加多句掌管的是神),便可投入於教會四幅牆內誠心禱告,切切敬拜上帝。
今生不過寄居,對比永恆,幾十到一百年不過眨眼之間。
何需苦惱?
只是剛巧我是個活在當下的人,無法眼見有人被打而我連憤怒也沒有只是客觀有如智者地說聖經早已指明世界只會愈來愈敗壞,然後嘆息一聲。
我沈不住氣。

我們這短短的人生旅程究竟算甚麼呢?
是懲罰嗎?是過度期嗎?
因著始祖阿當與夏娃的犯罪,上帝在我們進入永生之前,放逐我們到這人間,歷盡艱辛,然後悔改歸向的再回到祂的身邊,其餘就接受雖然順延了但至終都來臨的永火嗎?

有人說,地上就是天國的延伸。
「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因而讓我們竭力活出上主的形象,並愛這個世界。但那終究不過是活著的態度,而非答案。

非信徒有很多人曾經提出答案,比如有人活著為了傳承,讓人類發展得更好,有人聲稱沒有那麼偉大,只是想令所愛之人活得好,也有人說不明白活著為了甚麼,但既然活著就盡量令自己快樂吧。

「你覺得我地生存嘅目的係為左咩?」
「為左再見主呀。」
「吓?!喺度就係為左等佢黎?即係我出現喺呢個世界就係為左等神黎?」
「係呀。同埋傳福音,令更多嘅人能夠認識上帝,歸向永生。」
「吓,但永遠都傳唔完架喎。因為佢一日未到,一日有人出世,就永遠都有人唔信,咁咪即係搵黎搞?同埋咁樣嘅人生我覺得好空虛,我接受唔到。」
「咁當然要點樣生活,要追求啲咩我地可以選擇。但我地活著就係為左再見主呀。」
「嗯……我接受唔到咁嘅人生。」

我實在摸不著頭腦,關於人生在世最多百零年,這些年日在我們的人生之中到底扮演著甚麼角色呢。

關於出貓,每個學生回憶中總有這麼一塊拼圖。
就算你從沒有出貓,你也會至少遇過一個出貓的同學。

出貓,多數會聯想起愚蠢的同學想要漂亮的分數於是他偷看同學答案,他利用各種工具偷藏答案。你很少會想,高材生出貓。
在考試制度中,誰都想拿高分,沒有人平白無事會將高分相讓。是的,除非那成了一門生意。

電影《出貓特攻隊(Bad Genius)》正是講這樣一回事,資優高材生起初只是出於好意想幫好朋友度過難關,把答案寫在擦子膠上。後來,卻愈演愈烈,出貓變成了生意,甚至扯上國際考試,跨國出貓。沒有辦法,世界上想走捷徑的人永遠比踏實一步一步去走的人為多。

這套電影不算精彩,張力也不大,但因為是真人真事改編,也不好說甚麼。不過Trailer拍得太過精彩,我怕大家和我一樣帶著過份期待進場,反換來一點失落,所以話先說在前頭, 當做記錄片看好嚕,不要想有甚麼高潮迭起的劇情。

雖然整場電影都在演出貓這回事,我卻更覺得這是套講人生價值觀的電影。

男主角是個正直的人,他正直到連別人出貓都會去舉報,和當值老師告發完後,還要去和校長說,實在有夠誇張的。
女主角勸誘男主角一同參與出貓計劃時,男主角字句鏗鏘地拒絕,然後女主角問你這麼堅守做個好學生,「社會有善待你嗎?」

兩位主角皆出生低下,生活十分拮据。
他們聰明,但貧窮。如果沒有獎學金,可能連書也讀不成,更不要講甚麼出外留學。
他們身邊的同學很蠢,但家裡有錢,所以可以買起他們的腦袋。

如果是你,你賣不賣?你又買不買?

有趣的是,發生了很多事情後,女主角最終不再沾手出貓的事情,但這一次,卻由本是正直的男主角提出另一出貓計劃,邀請女主角入局。
「大學畢業,做個文員,然後賺上五位數字的人工,這樣的人生你滿意嗎?」男主角帶著輕蔑的表情問。
他沒想到,女主角最後選擇了做個誠實的人。
人生有很多事情比錢重要。

人類是一種很微妙的生物,總能將神奇變成腐朽,考試本來只是一種分辨在各種學科上考生能力的制度。但漸漸我們用成績定義一個人的成功與失敗,沒有人想失敗,只是一旦有成功,必會有失敗緊隨其後,我們唯有拼命躲過失敗的追捕,至終敵不過世界逼迫軟弱的人便走上了歪路。他們錯了嗎?當然,我們很難說他們對吧。但造成這樣的局面,我們也是責無旁貸的。

出貓的人其實都很悲哀,說穿了他們是沒有法子面對真正的自己啊。

無題

Posted: 15/08/2017 in 社會時事

這是種奇怪的感覺。

陽光如常灑在熟悉的街頭,熱汗微微滲出。
舉目觀看,
香港仍然是那個你與我都知道的香港:
繁囂、忙碌、擠逼。
會讓每一個健康的人都患上鼻敏感的惡劣空氣。
閉上眼,我都能勾勒出香港的模樣。

只是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我一直嗅到腐爛的味道。
並且,愈來愈濃烈。

我愛香港嗎。
我實在不知道。
愛,是一件很莊嚴的事。

我有沒有好好愛香港這個地方呢。

我只是知道,看著一個美麗的地方漸漸崩壞,
原來是一件如此哀傷的事。
但我答應,
我會睜開眼睛見證到最後──
香港,你的美麗,你的墮落。
我不關去靈魂之窗,
儘管那能夠為人在痛苦之中帶來麻醉式的安舒。
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衝擊立會案】上訴庭准許加刑 12被告入獄13個月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news/20170815/57082514

2. 【林子健被捕●不斷更新】消息稱林子健搭紅Van入西貢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breaking/20170815/57081776
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就快26歲,成年了7年又十一個月的我,更切實體會到——大人並沒有甚麼了不起。

從暴風的青少年時期走過來(天呀,實在不想再經歷一次青春期,太恐怖了!聽講更年期也一樣可怕,夾在中間還有個中年危機……人生根本就是一場災難吧!哭),情緒安穩了,賺錢能力也有了——或說在市場上被正式定價了,然而除此以外,甚麼都沒有改變啊。

在我的世界中,我仍然是那個一步步戰戰兢兢向前走著的我,所謂成人、輕熟女、中女、剩女,對我來說都只是熟悉但非常陌生的詞語。

前晚和一眾識於微時的弟兄姊妹吃飯。
「呢餐我請啦!」從前在團契中擔任姐姐陪伴我們成長的她說。
「吓?!我地個個都出黎做嘢喇播,梗係我地請啦!」
「等埋佢讀完中醫先啦,到時你地真係全部都做嘢喇!係喎,你仲要讀幾耐?」
「四年呀。」

我突然如夢初醒!

「四年之後我就30歲喇!」
望著身旁的姐姐,感覺非常奇異。
「我覺得30歲係屬於你嘅年齡,我無辦法將30抽離你擺喺我度。」
我必需要說,我不是害怕女人30這個關口啊,我只是一時無法好好掌握這個數字和自己的關係。

當然,我不是說沒有意識自己愈來愈大個。
比如以前我可以前一晚睡幾小時然後第二朝立刻去跑10km的比賽而現在我跑個30分鐘已經覺得累到不行了;比如我漸漸習慣八達通是「嘟」一聲而不再是從前動聽的低高低三聲。

不過要數感覺最強烈之時,自是眼前出現了真 • 17、18歲的少年。
就像他說:「頂,我以前係全間鋪最細架!而家?而家𠴱啲係00後!」

我們每分每秒都距離「大人」這個詞近了一點,但事實上我們並沒有甚麼了不起。

生命仍然有很多難題,像死結一樣無從入手。你連想要稍為鬆一鬆那根繩也做不到,因為無論從何入手任你怎麼拉扯,死結都好像毫不動搖,更糟糕的是新的結甚至在一直累積。你只能硬撐著一天是一天。
有時候也放棄治療,乾脆想老娘就這樣,生命你能奈我甚麼何?間中又會洩氣,特別在夜深,人特別的脆弱,很難過,也懶得去想為什麼難過,就那樣呷幾口酒,沈沈睡去,醒來第二天又沒事人一樣,可以再過上好一段日子。

年少時我以為自己到了18歲就會長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但我還是一樣的「嬌小」;18歲之後我又以為人去到廿幾歲,必會有一番大人的樣子,結果我從不覺得自己有脫胎換骨過。
不是說我毫無改變,當然,這些年我沒有白過,有很多想法、做事我都不再一樣,但我只是更強烈意識到我並沒有「boom」一聲變成了電視劇中那些所謂的「大人」。

於是我突然理解那些舊時傷害我的大人,也更體會閱讀時那些說「成人其實也並不知道怎麼做人也不知道該如何活著才好」的意思。

真的,那時候我以為坦露了傷痕,那些大人就會有能力替我治理,於是我恨他們的冷漠。我無法理解當我願意和你交心講出活在一個綜援貧窮家庭之中我有幾羞恥面對患病的姊姊我有幾內疚以及我無法感受生命到底有何意義時而你只向我說出一個比喻「你知唔知咩係罪?罪就好似一枝箭射出去但偏離左紅心。」

直到我長成了大人,我才明白,大人也沒有甚麼了不起的啊,他們只是活得比一些人更長而已。他們和你和我都一樣,面對生命會無助。
每個人都是那樣,只是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硬撐著走人生這條無法預計的道路。

但活得久的人活得好的人還是有責任去愛護那些需要愛護的人,還是需要去創建一個更美好的世界啊。這是我對於長大了的自己賦予的一點點小小要求與期盼。
我只是希望假如你仍年少,不要花太多時間和心力去恨那些奇怪的大人,因為呀,他們大概都是些不健全的人,他們也是在奮力掙扎前行,和你一樣,正在賣力抵抗生命啊。
但如果恨他們能令你好過一點,你即管狠狠地恨吧,我認為年長的人照顧年幼的人是責無旁貸的啊,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被奇怪的大人牽扯到你前進的腳步就好了。

大人,實在是沒有甚麼了不起的喇。